芜湖信息港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汽车

台湾第二个陈水扁

来源: 作者: 2019-03-07 03:38:34

台湾第二个“陈水扁”

台海5月25日讯 (作者 王荣霖 台湾媒体人)美国政治学教授约翰斯顿(Michael Johnston)在《腐败症候群:财富、权力和民主》书中说,“政治和国家,就乐观的方面来看,已被人们想象为市场的技术辅助器,但从不利的方面来看,它们则被视作腐败问题的本质。”

21世纪号称是“全球化”世纪,在“全球化”世纪中,对人类冲击的是什么?不是金融海啸,也不是科技创新,更不是所谓传统国家主权的丧失,而是贪腐问题。韩国前总统卢武铉跳崖自杀身亡,引起国际震撼,在评价两极与一片唏嘘声中,有一个深层的问题值得思考:

是人性或制度性的因素,会让一个以“反贪腐”上台的,在掌握权力后,竟以“贪腐”告终?

因为“反贪腐”是涉及人性与正义的问题,所以,上述的问题,其实也是在问:究竟是什么原因,让“卢武铉”(对台湾而言,就是“陈水扁”)轻易地、不知不觉地就跨越了那一条原本誓死坚守、捍卫的人性底线?

这个问题不解决,不必怀疑,现在手上握有权力的人,都极可能是下一位“卢武铉”或“陈水扁”;问题是,如果是制度出了问题,可以从制度面的公共治理下手,但如果是人性使然,要如何解决?

“权力,使人腐化;的权力,使人腐化。”这是对于“权力”的经验法则,就是因为有着太多的痛苦,所以西方社会才会发展出一大套关于如何节制权力、权力必须制衡的道理。

不过,让人腐化的“权力”是果,不是因。“贪腐”的结构性因素以及恶恶相循,才是让握有权力的人,由初阶的“腐化”,一步步走向“腐化”的沉沦关键。

确实令人意外,进入21世纪“全球化”时代,人类竟然面临了“贪腐全球化”的问题,而且形势日益严峻。贪腐,可说是人类社会中古老的问题之一,从西方到东方,自古到今都在思索应该如何防止统治者滥用权力,但是,“权力”却因人的“位置”而呈现异化,即:

被权力宰制的人要求权力制衡,掌握权力的人则想方设法要把权力极大化!

这也是为什么所谓“民主化”,如果从权力与公共治理的角度分析,其实就是一个“贪腐”与“反贪腐”的角力过程。

[1][2]下一页

摇钱树捕鱼游戏
洗轮机厂家
脂20

相关推荐